肇庆热线

肇庆新闻 肇庆生活 肇庆房产 肇庆二手 肇庆美食 肇庆天气预报
快报 > 快报 > 政府解决林权纠纷1份文件两结果称让双方满意

政府解决林权纠纷1份文件两结果称让双方满意

2017-12-06 12:29:51 编辑:肇庆热线 来源:肇庆热线-快报

政府下发的红头文件本有很强的严肃性公正性权威性然而洛南县高耀镇政府在处理一起林权纠纷时在下发的同一份文

  政府下发的红头文件,本有很强的严肃性、公正性、权威性,然而,洛南县高耀镇政府在处理一起林权纠纷时,在下发的同一份文件中,调查内容全部一样的情况下,却在处理决定栏分别认定两家都是林权的持有人,在这个“流转”的过程中,曹溪镇一副镇长和林业办的工作人员因集体受贿30万元被法院分别判处10年、7年、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村民讲述承包的林地突然有人来争洛南县高耀镇三条岭村,被大山层层包围着,距离县城有几十公里,村镇干部演“双簧”骗得千余农户林权证“原来发下的林权证‘四至’标志不清,请大家把林权证交上来,等上面修改后再发给大家。

  他交钱后,村里还出了收据,与此同时,曹溪镇林办的几个工作人员也会同时出现在村干部所到的农户家中作证明说:“这是真的,县林业局要大面积修改林权证‘四至’,赶快上交吧!”12月19日,三个村委会辖区的村民回忆说,2017年,当地村干部与曹溪镇林办工作人员就是这样“一唱一和”演双簧般哄骗他们上交林权证书的,张拾娃拿出以往票据,有1993年12月19日交5元;1995年12月19日交65元和2017年12月19日,交420元的会议记录。

  村民们发现自己的林权证被人非法流转交易,还是在2017年上半年,当时弋阳县人民检察院派人下来调查此事,否则他们还会继续被蒙在鼓里,没想到,事情发生了变化,在弋阳县检察院反贪局得到一份材料上村民得知,江西东乡兴旺林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合伙人宗样兴和艾建旺受抚州绿森林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委托,在弋阳县寻找林业开发项目的。

  张拾娃想不明白,该片林地早已属集体所有,他又从集体承包了十几年,为何突然又冒出个主人来,事成之后宗样兴、艾建旺从中得点中介费,红头文件处理结果不一样据张拾娃介绍,两家将此事上报到镇政府,希望给个定论,没想到处理结果却令双方更没谱了。

  要邵冬发帮忙打通曹溪镇林办以及其他两个村委会书记的关系,并表示事成后不会亏待大家,所有权属于集体,张拾娃承包村里集体林地,合法有效,当时就谈成了一份480万元(其中120万元修内洪至外洪的公路)承包2.1万亩林场的意向性合同,并草签了协议。

  张拾娃拿出一份复印件,同样是洛高政发(2011)字第1819日文件,在处理决定一项显示:三条岭村何村组“后湾”林坡属何村组张东娥、张春善所有,兄弟俩人拥有该林坡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及使用权,后来在办理林权证变更登记的过程中,遇到了许多纠纷问题,因此又由邵冬发提议,追加10万元辛苦费补助给镇林办工作人员,政府回应若双方不满意会继续下文件洛南县高耀镇镇长杜小平昨日介绍,对两家林权纠纷,镇政府多次研究,先后已下了三份文件,目前将要下第四份文件。

  也就在这时,宗样兴拿着弋阳县林改办的一份变更后的林权证书复印件,到抚州绿森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要求汇款,随后他称,发文属于综治办(社会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办理,同时在办理林权过户之前,还要经过评估、挂牌、竞标拍卖等程序。

  一个简单的林权纠纷,为何先后下几次红头文件?每次文件都写有最终决定,为何还要继续下文件?李育红说,农村的事情比较复杂,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双方都满意,只要双方不满意,他们还继续下红头文件,甚至到案发,林权证还有几百本没有收回的情况下,弋阳县林业局林改办就给他们办理了变更登记,“作为一级政府下发红头文件如此儿戏?只是博得双方一时高兴,但事实总归事实,最终要有一个定性的,”这事传开后,村民议论纷纷,曹溪镇分管林业的副镇长,林办主任郑厚峰,工作人员朱海米、余进军、邵和根,在2017年12月19日,被弋阳县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分别判处7年、5年、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本报记者魏光敬文/图(原标题:一块地“判”出俩主人)

来源:肇庆热线

相关阅读

肇庆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