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热线

肇庆新闻 肇庆生活 肇庆房产 肇庆二手 肇庆美食 肇庆天气预报
段子 > 段子 > 捐款卫代理人回应微博赠款事件:药庆已不复存在

捐款卫代理人回应微博赠款事件:药庆已不复存在

2018-01-10 08:03:51 编辑:肇庆热线 来源:肇庆热线-段子

今天张妙家属找药家讨要20万赠款的冲突进入第三天关于张家所获得的社会捐款去向成为各方关

  今天,张妙家属找药家讨要20万赠款的冲突进入第三天,关于张家所获得的社会捐款去向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但后来,这些钱被张家邮寄退回,昨日,张妙家属和药家代理人各自发表声明,将捐款数额及去向问题推向风口浪尖,昨日,张显又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这一声明,“2018年春节期间,有人告诉我们说,药庆卫在网上发布公告,为我们家存着20万元,让我们去取,药庆卫微博:曾留20万元被退回01月10日,记者即得到这一消息。

  随后,我们与药庆卫电话联系,但药庆卫不接电话,”这篇“说明”称,“药庆卫的这些微博,就是把我们一家当做狗,然后吊个骨头在我们面前晃悠,既然你公告说要给我们20万,我们就来拿,请你兑现,他们提供了一份打印的声明,上面有张平选、张妙之母及王辉代替儿子的签字”“说明”称,声明接受药庆卫“赠与”的20万元是张家“冒着被口水淹死的风险”证明药庆卫的相关微博“是用来践行的,还是用来作秀的”,2018年01月10日,在律师的陪同下,我们看望了张平选夫妇及张妙的孩子,并给张平选留下20万元现金,做为他们养老之用,最后署名为张妙父母、儿子的姓名。

  ”当时,张平选将20万元邮寄退回,马延明昨日说,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原本心脏有问题的药庆卫又出现面瘫征兆,后来愈加严重,时常会流口水,妻子也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昨日上午9时许,张显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张妙家人得知药庆卫在微博上说:一定会去完成药家鑫的遗愿,20万用专门的账号存着留待他们去拿,“张显博客上的‘说明’我看了,他无法面对关于捐款去向的质问,从2018年01月10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至今已经整整八个月了,药庆卫仍然保留这些微博,说明药庆卫的态度是诚恳的,也是坚决的。

  马延明指责说,“张显在两个死者家庭间挑起争斗,为名誉权案解套,渔翁得利”几分钟后,“公告”出现在张显微博上:现在张妙的亲人表示愿意接受药庆卫无条件赠与的20万元,并定于2018年01月10日上午前往药庆卫住处接受该款,针对张家要药庆卫不兑现20万就删除相关微博的要求,马延明说,“不会删,它是药庆卫对整个过程的一个记录,张显这则“声明”的开头表明他是受张妙家人所托而发,“在张妙遇害后,作为受害者家人,我们曾经主动与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联系,希望就民事方面有关事宜进行协商,但遭到药庆卫的冷遇”张显:捐款跟我有什么关系?“(社会)捐款跟我有什么关系?跟马延明有什么关系?跟药庆卫家有什么关系?”昨晚近7时,张显在电话里反问。

  ”药庆卫方:赠与已不复存在张显转移焦点这样一则声明立即引发网友的热议,至昨日下午5时,评论已接近2000条,与以前表态一致,张显认为捐款是很隐私的事,捐款是个体行为,王辉也没向社会公布账号”在多次电话短信联系药庆卫无果后,“离开时,将《声明》张贴于他家门前及小区的广告栏上,这样方便告知,对于收到的捐款数额,张显说他公布过,主要有上海学者傅蔚冈募集的54万余元,记者周斌发起的“张妙孩子成长基金”募款22万元,还有上海一笔给王辉的10万元现金捐款以及其他一些捐款,随后,在电话里,张平选表示:“对方(药家鑫)父母当时拿着20万元钱,说是药家鑫生前的遗愿之一:即用这些钱让张妙的父母及儿子支配,我们要是不要的话,会对不住对方的诚意的,况且,毛蛋(张妙儿子的小名)的抚养还需要钱,既然对方表示这笔钱随时都可以接受,那我们就接受了。

  傅蔚冈:以保险方式捐赠40万昨日上午7时许,曾给张家捐款的上海学者傅蔚冈发出一条微博,“由于20万问题,又有这么多人义愤填膺,要让我来表态,又要追问捐款下落,关于20万捐赠的事情,我已经委托给我的代理人马延明、兰和律师全权处理,请张显先生及时与他们联系,其中40万以保险的方式捐赠,受益人为张妙的儿子王思宇,10万捐赠给其父母,4.5万捐赠给王辉,他说,20万元不是法院判决做出,而是当时为了完成药家鑫心愿,药庆卫借了20万元给张平选,相当于赠与合同,晨报综合消息分享到:

来源:肇庆热线

相关阅读

肇庆热线